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逍遥小散仙 第十集:情迷意乱 第一章 良宵苦短

逍遥小散仙 第十集:情迷意乱 第一章 良宵苦短

时间:2018-09-21 「啊?」   水若低呼,慌捂胸口,却一把按在塞入衣内的手背上。   小玄趁机揉握,轻轻地捏拿掌际的玉乳。   女孩的乳儿尖尖挺翘,娇弹光滑且巧致趁手,扪扣掌中,即生阵阵麻意。   「等一下……唔……我怎么会做这……这样梦?」   水若吟呓,急用手掰,孰知此时醉得厉害,浑身上下软绵乏力,哪里奈何得了小玄的强横,不但没将手掌掰开,反倒累得娇喘吁吁,夹带着薄薄酒香的兰息喷吐而出,把前边的男儿照拂得差点也醉了。   此时,那条从巨竹谷採撷的奇异彩虹蜿蜒两人身间,把两人脸上、身上乃至整个床帐都渲染得绚丽缤纷。小玄盯着水若,真觉眼前有如梦幻,突俯下头,脸埋女孩酥胸,情炽似火地亲吻罗衫内的粉嫩肌肤。   「唔……不要啦……这个梦不能再……再做下去了……」   水若眼波迷离,玉颊烧得霞般红艳,嘤咛喘道:「猪头你害……人做这么……这么奇怪……的梦……都是你……都是你……」   「既然是梦,那就更不必害羞啦。」   小玄在她衣襟里喘息,热唇渐亲渐高,倏一口罩住了玉乳峰际的红樱桃儿。   「啊!」   水若娇躯轻震,酒力激荡,脑瓜里又是一阵晕眩。   小玄爱怜地亲吻着她,咂吮须臾,又用舌尖顺着红樱桃儿的轮廓一遍遍画圈圈,轻轻舔扫那如绸薄嫩的粉晕。   「唔……猪头……」   水若娇吟,惹人无比地缩起了雪肩。   小玄撑起身子,将她掀开的衣襟完全剥开,只见两只粉乳给拉下的抹胸勒得饱饱鼓胀,嫩红的奶头尖尖勃翘,亲吻过的那颗更是明显肿胀,心中火热,当下又去松她腰间罗带。   水若秀目半启,傻傻愣愣地望他。   小玄朝她温柔一笑,打开水蓝纱裙,揭起里边的月白小衣,赫然发现下襬已浸湿了小小一块,不禁情焰愈炽,将玉人粉臀轻轻一托,把绸裤褪到膝处,人又俯下,这次却是把脸凑到了女孩的腿心……   水若只觉底下骤暖,说不出的舒美油然而生,原来男儿的唇已落在她的腿心间。   小玄缓缓亲吻,唇覆玉阜,舌梳细茸,鼻间阵阵芬芳,心中益发销魂迷醉。   水若微微娇喘,忽尔头朝后仰,雪白的鹅颈拱成了一条迷人的弧线。   小玄舌探嫩蛤,手又摸到她膝盖处,把半褪的绸裤推到脚踝整条摘去,轻轻打开粉腿,但见细茸稀疏水光隐闪,一道透露着湿意的嫩红缝儿竖卧其间。   「唔……」   水若羞极,两腿一缩,就要闭起。   小玄赶紧用肘阻住,凝目观瞧了会儿,终忍不住伸出手去,指按紧闭缝儿的两边,搭住粉淡嫩瓣小心翼翼地轻轻一分……   「啊!」   水若低呼,只这轻轻一剥,已令她浑身发软。   在如梦似幻的绚丽虹辉中,女孩的秘处如花绽放,内里丽景尽现于前,但见线条分明,洁净瑰丽,有的浅淡如粉,有的深浓若脂,皆罩着层薄薄露儿,嫩似吹弹得破,正随着主人的颤抖轻轻蠕颤,小玄屏息而视,口乾舌燥地朝前贴去……   「呀!」   水若惊呼,细柔的腰肢猛地一紧。   小玄轻怜蜜爱,时而舌剖缝隙细细索寻,时而舌覆花苞大片舔扫,不肯漏掉丝许角落。   怎么可以这样子的?那地方怎么可以用嘴去碰?这梦真是越来越荒唐啦……水若快美迭生,花底蓦地一阵收缩翻蠕,莹润的蜜汁沁溢而出。   小玄满唇温热,舌尖忽在脂堆中勾着一粒小小芽儿,原本软嫩,一碰便猛地勃翘起来,心觉有趣,当下追舌过去连连逗弄。   「唔呀……」   水若颤哼,腰臀拧摆腿足伸缩,手儿摸到了底下,触着男儿的脑袋,却不知如何是好。   小玄百般嬉戏,舌在花苞内时如蜻蜓点水时如鱼梭莲底,将苞中的嫩脂软芽恣意翻犁拱揽。   「唔……那里……那里不行!」   水若突然嘤咛。   「这里?」   小玄低笑,反而撮唇噙咂,轻轻吸吮,舌尖还从内里挑挑点点。   水若娇躯乍凝乍酥,温润的花蜜潺潺而出,很快便把男儿的面颊下巴涂得滑腻一片。   小玄见她动情非常,心中益发来劲,索性张口罩住整只水嫩花苞,时轻时重地吸吮,爱到极处,又把入口的微脐腻汁尽数嚥下。   水若花娇质嫩,何曾尝过这等狂蕩滋味,两条粉般美腿蓦地收合,紧紧地夹住了男儿的脑袋。   小玄更是张狂,倏地吐舌,硬挺地刺向苞蕊。   「啊……」   水若娇啼,不能自主地缩了下粉股。   小玄奋力顶送,舌头以最大的限度深入苞中,来回梭搅采刺花阴内壁的嫩滑纹理,口还继续汲吮涌冒出来的诱人蜜液。   快美如潮袭来,水若阵阵痉挛,突地啜泣起来:「小玄……你……你在哪里……」   小玄心头一颤,即时长身而起,嘴唇雨点般亲吻上她的粉额眉睫,心疼如绞道:「我就在这!我来了,水儿,我真的来了!」   水若却浑若不闻,似仍浸溺于醉梦之中,犹自闭着眼呓唤:「猪头……猪头……我好想你……」   「这不是梦,真的是我!水儿你摸我,你摸摸我呀!」   小玄急了,捉着她的手往自己面上胸上放。   水若任他摆布,手儿漫无目的地在他身上攀摩游蕩。   小玄眉头大皱,忽一把扯去自己的腰带,释放出硬到极处的灼热巨棒,送到花底,在嫩蛤边撩拨碰触,前端很快便沾染满了腻滑的蜜液,他调校位置,深吸口气,腰下猛地发力。   「呀!」   水若娇啼,睁大了眼睛。   小玄强剖娇嫩,勇往直前。   水若乍然轻震,原来已给男儿冲到了最深之处。   小玄吸气,抵紧花心。   「猪……猪头……小玄?」   水若讶色满面。   「是我。」   小玄应,眼中儘是温柔。   「真……真的是你?」   水若颤声道,只觉某处酸麻难当,粉臀不由缩了一缩,却把男儿纠缠得更实更密,湿滑的嫩壁似与火烫的肉棒黏融做一块,宛如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。   「真的。」   小玄点头,拿起她的一只柔荑放在脸侧轻轻厮磨,又张唇轻吻春葱般的指儿,只觉底下奇美,按捺不住地缓缓抽送起来。   「真的……不是梦?」   水若目中溢出无限惊喜。   「嗯,不是梦。」   小玄轻轻地咬了她指儿一下。   「猪头!」   水若猛地起身,死死地搂住了他,指摩男儿的眉毛鼻樑,泪如雨下。   「水儿。」   小玄紧紧抱住她,用唇吻吮玉人泪儿,儘管渴极颠狂,进退却温柔似水。   「真的是你!」   水若终于完全肯定,含笑娇泣,美如雨后虹彩。   「水儿……」   小玄又爱又怜,再一次深深送入,直抵花宫尽头。   水若轻颤一下,秀目微瞇,却又急忙张开,片刻捨不得离开爱郎。   「喝那多酒,好难受是吧?」   小玄心疼地瞧着她。   「你好像瘦了?」   水若却摸他面颊,问:「在外边吃得不好是么?」   「没,你才真的瘦了呢。」   小玄道。   「我……大家都记挂着你哩,好担心。」   「你每天都这么偷偷喝酒?」   「嗯,我有点喜欢喝了,嘻,近墨者黑,跟你学的。」   水若笑嘻嘻道。   「不许你再这么喝了。」   「为啥?你行我就不行?」   「因为我这里会疼。」   小玄道。   「哪?」   水若问。   「这。」   小玄指指胸口。   「这里呦……那我帮你揉揉吧……」   水若手含笑捂他心口,轻轻揉搓。   「不止这,别的地方也难受……」   「还哪?」   「这。」   小玄轻轻地挺了一挺。   「……」   水若满面晕红。   「怎么办?」   小玄低声问。   「……」   水若咬唇不语。   「怎么办啊?」   小玄用额拱她的额。   「坏蛋!这样……这样还难受?」   女孩娇嗔。   忽然间话语全无,唯余彼此的喘息。   小玄爱念满怀,极尽温存。   水若轻轻娇喘,不知是否因为积累了过多的想念,还是喜欢这样的温柔,在男儿的轻抽缓送中竟然春潮迭涌,花底津流蜜注滑如油浸。   小玄低头,见肉棒水光闪闪,出入间还拉拽出丝丝腻白浆儿,纠缠于两人毛髮之间,入目销魂蚀骨。   望见着爱郎的注视,水若不由心慌意乱,低低声道:「你一来就……就……」   「就什么?」   小玄问,只顾瞧着底下,且边说边弄,故意左挑右拨把那些白浆丝儿挂得到处都是。   「就这样……」   水若羞道,声音细不可闻。   「因为好想你,你不知我有多想你。」   小玄亲她,吻如雨落,忽然想起她喜欢自己叫她,于是唇俯玉人耳畔,一下下柔声轻唤:「亲亲水儿……乖乖水儿……宝贝水儿……」   水若顿时目饧体酥魂魄似化,玉白般的鼻翼突一阵急促扇动,娇喘着小声央道:「快点。」   她素来矜持,欢好间还是头一次如此主动要求,小玄心中惊喜,当即加快速度,频频深入,用灼热的龟头去轻啄花径尽头的娇嫩妙物。   「啊……唔……猪头……」   水若粉肩紧缩,呻吟愈来愈娇腻,嫩稚之处有如童音,入耳蕩魂醉魄。   「水儿的身体怎会这样美妙?」   小玄肆意驰骋,只觉玉人花内如脂滑溜,而且又窄又紧,全无缝隙地缠裹着肉棒,令自己的每一次出入都似羽化登仙。   突然间,饱浸花蜜的肉棒暴涨起来,通根烫似烧炭,在女孩体内现出了玄阳盘龙的真正面目。   「啊……热……好热……」   水若轻呼,只觉花房给涨得欲开欲裂,麻麻辣辣的似要烧将起来。   「哪里?」   小玄明知故问。   「里……里边……唔好胀……」   水若昏昏沉沉地应,两只尖翘美乳随着娇躯的晃动不住打圈摇转,甩蕩出一朵朵令人目粒神驰的勾魂白浪。   「舒服么?」   小玄盯着她的胸粗喘。   水若点头,眼如丝颊似桃,兴许酒醉,兴许情浓,模样异样的娇媚鲜丽。   小玄突将她上身抱起,搂在怀里褪其衣裳,将外衫小衣通通脱去,接又摘去扒在下的抹胸,将女孩剥得一丝不挂。   水若羞涩难胜,紧闭两眼,埋头只往男儿怀里钻。   在微漾的灯火下,她白雪般的肌肤晕着层粉润光泽,整个人美得宛若落入凡间的仙子。   「果然是个碧波仙子哩……」   小玄喉头紧缩:「抱紧我!」   水若于是环臂其颈,竭力揽抱,难得的听话。   小玄便以坐姿顶刺,耸弄渐急,力道亦越来越重,膨胀的巨硕龟头把紧勒的蛤口掀扯得如花开谢。   水若被顶得两只翘乳上下抛甩,两颗镶嵌在雪腻峰际的嫣红樱桃随之化做了两线红影,花底宛如融化,横流的蜜汁追棒而出,将两人股下床单打湿了大片。   快美在两人体内迅速堆积,水若情迷意乱,两条藕臂又攀又搂,忽将爱郎的脑袋勾近,樱唇颤绽,茫无目的地亲吻着他的嘴唇、下巴与胸膛,流水般呢喃着娇言涩语,动情之度前所未有。   小玄更是难以自己,倏探出手,捉住面前的雪乳一阵重重揉捏,拇指还不依不饶地搓弄着峰际的娇嫩樱桃,另一手则绕到玉人股后,搭抱住粉臀,迫使嫩蛤前突,彻彻底底地领受自己慷慨馈赠的爱慾风暴。   「啊!那里那里!」   水若突然急急低呼,柳腰怒摆,前后急耸。   小玄心中明了,立时再加力道,记记长击深刺,雷霆万钧地送向令玉人失声娇啼的最娇嫩处。   水若娇躯蓦僵,旋似给雷电殛着般一阵剧抖,俏丽脸上浮现出欲仙欲死的迷人神情,却是丢了身子。   小玄只觉茎头一暖,似给什么东西涂着裹着,险些就要射出,赶忙剎住抽送,心念动处,体内真气即时自行,将险些崩溃的精关牢牢锁住。   原来他前阵子在迷林中与夭夭夜夜春宵,近又与两只恃宝猖狂的小妖精鏖战通宵,九鼎还丹诀于不知不觉中精进许多,今已步入念生即发的境界。   小玄精关一固,便再生龙活虎起来,他腰臀发力猛挺怒摆,只盼能将玉人送上更美妙的巅峰。   水若也不懂叫停,只丢得花开又谢,谢了再开,不觉遍体酥透,搂抱爱郎的双臂一鬆,朝后便倒。   小玄忙搅其腰,谁知女孩腰似柳折,上半身仍软若无骨地跌回枕被之上。   小玄一阵销魂蚀骨,在浆浆淖淖的酥麻中更把这女孩儿爱到了骨子里去。   水若犹在轻轻痉挛,娇弱不胜,小玄瞧得心疼,遂暂止驰骋,让她缓过劲头。眼睛瞥见女孩两条线条奇美的腿儿,只觉诱人之极,便用手捉起把玩,花样百出地打开合上、推高放低,又以此操控玉人的娇躯,让铁茎以不同的角度去品嚐花穴,探寻每一处奥秘。   怎有如此多的花样?滋味好像不同哦,有的地方磨到是痒,有的地方触到是酸,有的地方碰到却是麻的,水若迷迷糊糊地承受着战悸着,她方才丢罢,瓤内敏感无比,不禁拧扭粉臀,娇态毕呈。   小玄贪渴地注视着,只求能将身下玉人的美态点滴无遗地烙刻心中。   水若终于察觉,急忙僵凝身子,不敢再动弹分毫。   「再来啊,我要你!」   小玄低哑着声央道:「屁股再动一动。」   「我……我这样子……」   水若粉颊如火道:「是不是很……很丢人?」   「水儿,你很美。」   小玄柔声道。   水若羞不可遏,蛮腰粉股却悄悄地又动了起来。   「对,就是这样,我喜欢你这样。」   小玄俯到她脸畔,唇抵着她耳心道。   「可能是……人家好想你……才会……会这样……」   水若声如蚊蚋,犹在画蛇添足的解释。   「我就要你这样!恨不得跟你揉成一团融做一处!」   小玄掏心掏肺道。   「玄……」   水若娇唤,心窝甜透,一时拘束尽去,腰肢拧得愈急,臀儿亦抛得更高。   「我们揉做一团……水儿跟小玄揉做一团……这就揉做一团……」   小玄在她耳边轻语,每次抽添十余下,便把宝茎深深插入,顶在软滑的嫩花心上研磨打转。   「啊……不不……别……别……」   女孩哆嗦地哼。   「嗯?不好?」   小玄盯着她妩媚绝伦的俏颜,磨得更加来瘾起劲。   「唔唔唔……别磨了……心要蹦出来了……停……啊……酸……」   水若颤不成声,心里乍酥乍悸既慌又美。   「好,那就换一个。」   小玄笑道,突然将她双腿高高推起,贴着面庞担在肩上,两脚一撑倾躯杀上。   水若给压做蛙状,羞处迎郎大开,更是情迷意乱,猛感小玄排山倒海般捣来,硬如金铁的巨杵记记戳捣在深处的嫩心子上,快美刺激之度比适才强烈了何止数倍,猝又抵挡不住,倏地哭喊出声:「啊……那里……那里……我……我又……又要那样……那样子了……啊……」   「要丢了是么?对,叫出来!我爱听!」   小玄一阵筋麻骨软,抽插却越发刚强勇猛,杵杵力透嫩蕊。   水若蓦觉内里奇痒,剎那间有什么东西自美极处迸出,猛烈得令她险些晕厥过去,与此同时一团暖流自腹涌起,潮水般四下扩散,眨眼便席捲了全身。   小玄察觉,忙低头去瞧底下,恰见交接处滚冒出一溜浓稠的白浆来,触目心跳地吐溢在两人的毛髮之上,不禁销魂,搬起女孩的粉臀,极力又狠捣了数下。   水若欲仙欲死的丢着,雪腹频频抽樯,两只梨形雪乳益发挺拔尖翘。   在滑极的流洩中,小玄犹在忘情驰骋下倏地一击过猛,赫将趴伏的嫩心整个橇起,半颗茎头竟卡入其下一个窝儿似的奇妙之处……   「啊!」   水若乍啼,这一下痛极,然又奇美,叫她不知如何反应。   小玄只觉所触又嫩又软,似涂着层滑滑的油脂,不禁爽得直抽气儿,突然记起在太碧上与她欢好时的奇遇,当即调校角度,狠狠地朝那凹陷处顶去。   水若闷哼连连,声音颤得全走了样,突地急急娇呼:「玄!爱你!」   猛又丢了一股,急劲如喷。   「好厉害!那里究竟是啥地方?上次也一样哩……」   小玄暗暗惊奇,迎着滑腻挺茎突刺,孰知再也寸步难前。   水若状若苦极,啼似断肠,她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的非常反应才招惹来爱郎的好奇,接下来,那处最敏感的地方便反反覆覆地被揉搓、顶刺甚至撞击,那里的感受迥异别处,除了惊人的快美,还有叫人想逃的酸软、麻痺、痛疼与心悸,层层交迭着飞速攀升。   小玄满额热汗,心中悄急:「记得可以更深的呀……」   水若蹙眉摆首,秀髮四散,一副死去活来的勾魂模样。   小玄心中忽动,却是记起飞萝秘授的入宫诀,心念方生,真气猛地触发,眨眼流至腹下,玉茎陡然震颤起来,棒头果真开始一点点朝前陷没。   「呀!」   水若失声悸啼,急扯被角死命咬住,两条玉似的嫩滑腿儿使劲合起,把男儿的脑袋紧紧夹住。   小玄驭运真气,铁茎震颤愈强,陡感前端一滑,茎头猛地突入了个更深的地方,所触奇滑异嫩,美妙得无以形容。   水若瞠目结舌,娇躯顿僵,她藏的乃那「羞花闭月」之器,感触至敏,花心缩时,其下娇嫩窝儿亦本能地拚命合闭,紧紧地夹裹住了蛮横入侵的灼热巨物。   小玄闷哼一声,女孩宝器里的沟沟渠渠清晰可辨,惊人的快美成倍递增,他试图抽动,竟把女孩整个下体都提离了床面。   「不行……别动……好像卡……卡住了……停……」   水若失神颤呼,香汗浆出,两手死抓着被单纹丝不敢动弹。   小玄隐约听见女孩喊痛,可是无法抵御的奇美却令他忍不住颠狂起来,像是要将身下玉人捣坏,每一记顶送都力道千钧,每一记抽扯都不留余力。   尖锐的痛楚与灭顶的极乐席捲而至,水若失控地大丢起来,卡住铁茎的嫩心不住抽搐,稠腻花浆如浇似甩般迸出,瞬间注遍花房,再从蛤口奔出,米汤似地淌溢了两人一腹。   小玄有如脱缰惊马出林怒虎,喷射已是迫在眉睫,突一下扯得狠了,赫将紧卡的花心猛然掀翻,整颗龟头从下方的嫩窝里硬生生地抽拽而出。   水若魂飞魄散,倏地弓起娇躯,竟有一小注尿液从嫩蛤上角飞奔而出,以美妙的弧度激射在男儿紧绷的铁腹上,再又摔砸成千百颗晶莹碎珠,溅洒得两人胸腹皆是。   小玄大讶,不由百脉俱沸精关尽溃,复将硬到极点的铁茎深深一刺,抵住花心尽情怒射,将最美女人的玄阳宝精喷注在女孩的最美嫩处。   水若脑海骤然空白,美目一翻,人已小死过去。   温存良久,水若才在小玄怀里悠悠醒来,欢极的余韵仍未消退,雪白的肤上尚存片片潮红,娇躯软绵得有如给抽光了骨头。   「水儿……」   小玄怜爱无比地吻着她轻唤。   「适才死掉了么?」   水若迷离着眼儿道,一绺秀髮从前坠下,曲捲着给汗水黏贴在雪额之上,为她的俏丽又添多了份妩媚。   「嗯,不过又活回来了。」   小玄微笑,心中却犹在销魂女孩适才的最后一瞬。   水若忽似想起了什么,蓦地满面通红。   小玄望她,坏坏地笑着。 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   水若羞极。   「我什么?」   小玄问。   「你……你笑话人家!」   女孩娇嗔。   「没有,没有啊。」   小玄忙道。   「有,你明明在笑的!」   水若急了。   「真的没有,不是笑你。」   小玄抱着她又亲又哄。   「坏蛋!适才那……那样还不是给你害的!」   女孩委屈欲泣。   「嗯嗯,都怪我都怪我……」   小玄凑唇过去,在她耳边悄声道:「不过我喜欢,好喜欢,适才的水儿美极可爱极啦,真的。」   水若耳心发麻,这才安静下来,羞意仍犹未去,低低声嗫嚅道:「不知怎会那样?」   「我也不晓得啊……」   小玄盯着她笑:「我们以后再试试,弄他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」   听见「以后」两字,水若突地心里一紧,旋即绞痛起来。   「怎啦?」   小玄见她脸色难看,忙道:「好好,不再乱说了。」   水若不语,隔了半晌道:「这些日你怎么过的?」   小玄遂将这些日的经历简略地说了一些,怕她担心,当中遭遇的数次凶险与受伤部分只字不提,飞萝的一路相助也下意识滤去。   「那葫芦镇真是个好地方,不但景色秀美,人也有趣,街上好多妖怪,就连客栈的老闆也是个猪精。」   小玄笑道:「日后我带你去,你定会喜欢的。」   「日后……」   水若幽幽地歎了一声。   小玄蓦地黯然,这「日后」不知何时何日,只怕是遥遥无期。   两人一阵沉默,忽听趴伏桌前的小婉呻吟了一声,这才猛然省起适才旁边一直有人,脸上皆烧了起来。   「她好像在叫口渴哩。」   水若悄声道。   「这么睡可不行……」   小玄也小声道,心忖小婉喝了酒,这样子一晚下来铁定着凉。   他忽然起身,取衣披了,然后下床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把小婉从桌前扶起,抱到屋里的另一张床上。   小婉又吟呓了一声,小玄仔细听去,果似在唤口渴,便拉过被子帮她盖上,再去桌上找了壶茶,见里边的茶水已冷,便运起离火真气,用掌熨得温热,倒了满满一杯,走回床前,扶起小婉,一臂抱着,一手拿杯,餵她慢慢喝下。   水若坐在床上静静瞧着,眉心轻凝。   「还渴不渴?」   小玄柔声问。   小婉迷迷糊糊地摇了下头。   小玄这才将她轻轻放下,重新盖好被子,走回水若这边来。   水若娇颜一笑:「我也渴。」   小玄忙去倒茶,捧到女孩跟前。   「也要你喂。」   水若娇声道。   小玄微笑,坐下揽住她,正要送上茶杯,心中忽然一动,却把杯转到口边,自个饮了。   水若愣住。   小玄含着茶,直凑到她的面前。   水若心中一悸,不觉欲缩,却给紧紧揽住,这时郎唇已到嘴前,只好张口接住,随即一注清香暖流缓缓地注了过来,顿时酥掉了半边身子。   小玄就这么哺了几口热茶,放开玉人,笑道:「还要不要?」   水若满面晕红,目中水淋淋的似要滴出,轻喘道:「要死啦,你怎会这么玩……这样子的?谁教你的?」   「这还用得着教么?就是想跟你这样啊。」   小玄望着她笑道:「不喜欢?」   「几日不见,你又更坏了。」   水若羞嗔,却是心中甜透面溢欢喜,掀开一角被子唤道:「进来啦,外边凉。」   小玄钻入被窝,又与水若黏做一团,两人侬侬我我互欣相思,情意浓处按不住又再恩爱起来,欢洽愈极。   终于云收雨散。   小玄心满意足,懒洋洋地问:「这些日,师父她们怎样?」   「知道么?你走那日,骷髅魔军就大举进攻泽阳了。」   水若蜷缩在他怀里道。   「啊?」   小玄故做惊讶。   「那日从清晨一直战到黄昏,泽阳守军伤亡无数,师父师姐她们也都受了伤。」   水若道,回想起来当日的惨烈,心中犹有余悸。   「伤得重不重?」   小玄紧张地问。   「不轻,但所幸皆未伤及根本与元气,你放心,有二师姐在,复元自然不成问题,眼下全都好了。」   水若道。   小玄舒了口气,道:「泽阳保住没有?」   「保住了。」   水若点了下头,接道:「那日十分凶险,魔军攻破了几处城墙,还有一股从侧抄袭,眼见危在旦夕,忽然冒出来个神秘高人,夺了骷髅老妖的骨龙战车在魔军中四下冲杀,破敌无数,并击毁了数魔骷髅巨魔,又救下了飞萝师叔和大师姐,最后六师伯终于紧要关头出手,打跑了骷髅老妖。」   小玄暗暗得意,假意诧道:「不知那神秘高人是何方神圣?」   「不晓得,大家都在纳闷哩……对了,那人脸上戴着张可怖面具,额有七角,极似传说中的七邪魔覆,因此大师姐与二师姐都猜测那人很可能就是七邪界的小魔君。」   水若道。   「啥?」   小玄愣住:「小魔君?」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老婆的情书